澳门新莆京app官网在线登录-首页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学生工作 > 创作园地 > 正文

旧梦能圆

【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2-03-30 】

 

 

    我转向门口,心沉下去了。应该表现得好一点的,为什么会紧张呢?面对苛刻的面试官,为何就不能从容一点呢?刚毕业的几次面试不是很淡定吗。这一次虽然没报什么希望,但还是期待奇迹会出现。 

    门像是在慢动作电影中慢慢被推开,所用的时间大大超出推门所需要的时间。合上这一刻却又如此的利索,我还来不及蓦然回首,它早已消失在灯火阑珊之外。

    再见吧,我的理想!

    一个救命的电话打进来。念让我回老家跟她经营咖啡馆。

    咖啡馆?咖啡馆!咖啡馆……

    那时咖啡馆仅仅是个梦。一次闲谈中聊到将来的人生规划,我们因整日在学习的重压下早已忘记了理想的存在,顿时茫然。我突发奇想说来学校附近开个咖啡馆,以便同学们闲暇时来放松放松。这个提案在我们三人中通过了。

    我们开始为这个梦计划着,选址、装潢、店名、经营方式一一在讨论中。可是本钱呢?一句话惊醒梦中人。念和妮是彻底的现实主义者,往往也是我梦境的破坏者。在这青春年华我们都还能梦,为什么要放弃呢!我想将来我要学习艺术设计,以后装饰咖啡馆时方便些,并且只有自己才能将自己的梦境表现到完美。店名就叫“千寻咖啡屋”,意思是千万中的寻找只对你情有独钟,整个屋子弥散紫色或蓝色的光,飘荡起小桥流水人家般恬静的音乐。我甚至幻想过店里的每一个人,他们的表情,还有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我没有告诉最好的朋友念和妮。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三点一线的生活轨迹中如影随形,经常在课后手挽手游荡在启文湖畔。念的甜美歌声陪伴着我们一个个午后的闲游,墙外的樱桃在歌声的陶醉中由小变大由绿变红。这一变化太细微以致被我们忽视。突然有一天念提醒我们,抬头看时樱桃正红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们可以这样一直到老,我以为三角形的稳定性原理也适合友情,念、妮、我就是三个顶点。可是有一天我和念吵架了。以前不管我说她什么她都不记仇,不管她要我做什么我都能理解,而这一次是个例外。我们以冷战方式僵持着。这样的局面下最苦的莫过于妮,她得做到刀切豆腐两面光。可是妮没有刀的本领,我和念也没有豆腐般温顺。也许我们心里早就清楚如此的冷战有多不对,只是该死的高贵自尊使我们心里煎熬却还是不愿先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那段日子,我总不经意的想起念曾经的好。生病了是她和妮陪我吊的针,嘴馋了是她让我抬着她得腿翻围墙买雪糕,多少次我们把名字一起写在伪造的假条上交给看门的大叔。是她教会我买东西要把价往死里杀,她告诉我要学会多爱自己一点。只有她有胆量跟卖水果的大妈吵架,胆大包天的与校长理论,明目张胆的宣扬美女都爱小流氓。她的口无遮拦、无卑无尊、敢作敢为并不是因为有个有钱的老爸,而是她有青春年龄该有的叛逆和真实。

    那些日子念走她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,井水不犯河水。所以那天她又要翻围墙而我没跟去。其实我多么希望她会回头叫上我,可是她会吗?或许过去只值得我一个人怀念。那晚回来他跟班主任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下着雨,念将所有行李打了包。昨晚她跟老师说:“你不就想让我走吗,我明天就走!”

    送念的人很多,我想少我一个也不少吧。可是也许是最后一次了,将来谁也说不准她还会回来。最后我还是尴尬的在人群中相送,有那么几次和念的眼波相撞,却擦不出火花。我们缺少了冲动,如果有,哪怕一点点我都应该跑上去抱着她。仅仅只需要一个拥抱,不需要任何道歉的词或是解释,她都会懂得,必将冰释前怨。

    雨淅淅沥沥没有停过,车却来了。念要走了,她在渐行渐远的车上挥手说再见,像是对所有的人,又像只是对我。

    再见,我的朋友!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只剩下我和妮,虽然也有快乐,但快乐里缺少太多。以前即使不说话,看到彼此的身影也算有个交代,而现在没有了。只有我和妮在等待樱桃又红,等待念爱唱的那首歌又响起:

    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

    泪水化成云霞满天

    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

    就让情意旧梦能圆

    那一日我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念的电话。那一头是感动吧,或是受宠若惊,总之不太平。念到了另外的学校,我们竟重拾书信传情的古典方式。没有人知道那张小小的邮票承载了多少重量。

    突然有一天,念出现在教室外。那一刻,我想径直从窗子天跳出去。没有拥抱没有寒暄,我说:“你还没变。”,她笑了。

    但是总有一天她会变的。那一天她跟我们说她喜欢上了有妇之夫。那一夜我们身体靠的很近,却已走不进彼此的心。

    念的嫂子挺着个大肚子给我们做饭,谈话间得知她比我小一岁。念说:“你看我大嫂比你小呢,就会当家了。”,我说:“你好意思吗!”,她恍然大悟,事实是念还比我大两岁。一个玩笑我们似乎又回到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今我喜出望外,失败的职业道路的尽头曾经的梦想开了花。可是这么多年了,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异想天开的梦女孩了,多了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理智与成熟。如果这个城市对我还有一丝的倦顾,我就会留下来。可是它没有,一次次的振作迎来的是一次次的拒绝。所以我因没有选择而离开。

    当我驻足于千寻咖啡屋门口寻寻觅觅时,门开了。里面的场景多么熟悉,醉人的蓝色灯光,幽雅的音乐,一张张闲适的脸,都像是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“欢迎归来!”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跟我老爸借的,利息我们仨平分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 “谈钱伤感情!”“妮还能来吗?”

     “她是嫁人,又不是被买了。”

      一个电话打断了谈话。“你下星期来报社上班,不要迟到啊。”

      “贵社另请高明吧,我回不去了!”念看着我,我们都笑了。现在的我为什么会那么像当初的她呢? 

    2010级汉语言文学三班  龙晏群